前女友怡君

 前女友怡君

   作者:人间失格


自从那个女的走了后,我就常常感到很寂寞,偏偏这个时候又收到了一封喜帖,我打开一看,新娘陈怡君,这是我的前女友,前女友居然要嫁人了,心情真是沉到谷底。

 

 我们是在我当兵前分手的,因为我不想耽误到她,其实我是很爱她的,本来打算退伍后娶她的,结果没想到她已经嫁人了,现在连喜帖都发出来了。

 

 不管怎样,毕竟是有段感情的人,所以我还是得去一趟。

 

 一到台北都傍晚了,正好喜宴快开始了,在入场之前,我打电话给怡君,想跟她见个面,怡君跟我约在旁边的7-11。

 

 见到她跑来,我二话不说紧紧抱着她,说:「不要离开我!」她泪眼汪汪的回答:「我也不想离开你,是我爸妈逼我嫁的。」我:「我爱你!」怡君:「我也是。你先别这样,等等被别人看到就不好意思了。」我心想说的也是,今晚的新娘被别人抱着,对怡君以后也不好交代。

 

 喜宴上,放出了《结婚进行曲》,新郎、新娘出场,看着怡君穿着白色婚纱华贵典雅,白嫩的香肩露了出来,胸前双峰高耸,雪白大腿几近裸露,宽敞轻薄;的料子粉容易曝光。

 

 怡君一出来,惊艳全场,怡君以前身材就很好了,穿着婚纱礼服更是漂亮。

 

 接下来在喜宴上就很闷了,即使菜色很好,我都没心情吃饭了,我一直望着新娘傻看。

 

 旁边一个老伯问我:「新娘漂亮吼!」我自言自语的说:「对啊!原本是我的。」怡君也不时地看着我,两情相悦,却不能成双成对。

 

 看到他们夫妻交杯酒的时候,我真是生气。

 

 新郎、新娘一桌桌敬酒,到了我这桌的时候,我问新郎:「你是真心喜欢怡君的?」新郎:「当然是真的。」我:「那你会给她幸福一辈子吗?」新郎:「当然会啊!」我听到这边感到很欣慰,看着怡君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这个时候,我是真心祝福怡君了。

 

 不知道怎样的,我突然想跟怡君干一炮,也许是想把不甘心化为愤怒吧,想要不带着遗憾的回去。

 

 新娘回房间换衣服,「叩!叩!叩!」响起了敲门声。

 

 怡君:「是谁?」我:「是我啦!」门一开,怡君就紧紧地搂住我,低头看着楚楚可怜的她,我也紧抱着她。

 

 我的手不规矩地摸到她胸前的大奶子,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。

 

 我知道别人穿婚纱礼服,胸前一定会垫东西,看起来会比较饱满,但是我知道怡君的奶子是真的,不用垫。

 

 我:「怡君,我想要……」怡君:「不行啦!我等等就要出场了。」我手伸进去她的裙内,揉着她的翘臀,她推开我,急说:「真的不行啦!」虽然怡君说不行,但是她阻止我的力道却很小,我脱下裤子,露出大sorry,说道:「你看,我已经受不了了!」怡君有些害羞,也有些兴奋,但是怡君还是止住她的慾望:「不然我帮你吹一吹。」我心想也好,好久没被怡君口交了,就说:「好啊!」怡君蹲下来握住我的鸡巴含入口中,她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舐着我的龟头。

 

 怡君的嘴好烫,含得好紧,她含得鸡巴涨得更大,「滋……滋……」从怡君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。

 

 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,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,要说技术,她真的不输给我走了的女友诗婷。

 

 就在快口爆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:「叩!叩!叩!」是我!」原来是怡君的老公,但是我的精液都到了精关了。

 

 怡君想回话,却被我抱住头,鸡巴硬挤入她的口中,刹那间,爆开了……鸡巴一阵又一阵地跳动、一次又一次地收缩,精液四射,怡君还因此而呛到。

 

 怡君:「咳!咳!咳……」「你怎么了?怡君!」门外急声问道。

 

 怡君吞下精液,大声回答:「我没事!我等等就出去了。」「没事就好!」听到门口的脚步声,好像已经离去了。

 

 怡君:「你好讨厌喔~~」举起拳头向我打来,我抓住她的手,搂在身上,说道:「让我好好补偿你。」怡君:「你还来啊?到此为止吧!」我:「老婆,我们好久没那个了。」怡君笑说:「这样吧!等等你想办法把他灌醉,然后晚上你再来。

 

 这是我家的钥匙。」我拿了钥匙,带着期待与兴奋的心离开房间。

 

 过一会儿,新娘补好妆,换了一套旗袍出现,玲珑浮凸的身躯被旗袍紧紧包裹着,一对雪白的美腿在旗袍开叉处露出,格外迷。

 

 我拿了一瓶高粱,走过去:「我敬新郎能娶到这么漂亮的新娘!」我帮他倒一杯酒,其实我的杯子里并不是酒,只是白开水而已。

 

 怡君:「老公,我也敬你一杯!」我帮她老公又倒一杯,说:「看来新郎好酒量,今天不醉不归!」除了我之外,还有其他人陆陆续续的来跟他们敬酒,等到晚宴结束后,新郎已经醉得站不稳了,我跟怡君把他扶在旁边坐着,然后我和怡君则在门口发香菸跟喜糖,有人问,怡君就说她老公醉倒在旁边了,大家都跟怡君说恭喜,好像我们才是真的新婚夫妻一样。

 

 客人都走后,怡君说:「这是车钥匙,车在那边。」怡君指着一台黑色的三菱,我开车过来,我们两人把她老公扶上车。

 

 一路上她老公都是昏昏沉沉的,还吐了一堆疑似食物的东西在我车上。

 

 到他家的时候,他爸妈出来帮忙扶他儿子进去,我们四人一起把她老公弄上床去。

 

 他爸妈问我是谁,怎么那么好心?怡君赶紧帮我解围:「他是智华的朋友啦!」他妈又问:「那你等一下怎么回去?」我:「好像没有车了耶!」他爸就说:「不然你在这边过夜好了啦!」我:「这怎么好意思呢?」他妈就说:「没关系!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,我们家刚好有一间客房,你今晚睡那边吧!」我说:「好。」心想,这下钥匙也不用了,光明正大的过夜,真爽!到了半夜,他爸妈都睡了,我悄悄的走去怡君的房间,轻轻的敲敲门,都没人回应,我悄悄的打开门,桦!」怡君从旁边叫了一声,吓了我一跳,我问:「你老公呢?」她手指床上。

 

 我:「他真的不会醒来吗?」怡君:「放心吧!天塌下来他也不会醒,以前喝醉就这样了,更何况今天又喝得特别多。」听怡君这么说,我就安心了,我:「我们到客房去吧!」抱起怡君走向客房,就好像新郎抱着新娘入洞房一样。

 

 进了房间,我放下这位美人妻,望着怡君,在她身上打量一番。

 

 怡君的婚纱礼服衬托出她的曲线饱满诱人,丰胸美臀更是令人目眩,雪白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。

 

 看到怡君穿着漂亮的婚纱礼服,心想她已是人妻了,再也不是我的了,有些感伤。

 

 怡君看着我问:「怎么了?」我:「没……事。

 

 怡君,你好漂亮喔!」怡君:「你也很帅气啊!」我:「跟你老公比,谁比较帅?」姗:「当然是你喽!」我:「那我跟他谁的弟弟比较大?」怡君:「你好坏喔!问人家这个问题。」我:「说啦!我想知道。」怡君:「我不知道耶!」我:「你没看过他的?」怡君:「对啊!因为他父母不赞成婚前性行为。」我高兴了一下,还好怡君还没被他玷污。

 

 我:「那你除了我之外,没跟其他人有关系过喽?」怡君点点头,我真是欣喜若狂啊!怡君果然是我的。

 

 怡君爱抚着我的鸡巴,这是我们之间的暗示,我笑着说:「很久没被我干了!」怡君害羞的点点头。

 

 霎那间,时间好像停止了,我们看着对方,我吻了她,迟来的一吻。

 

 怡君的唇好香好嫩,真想这辈子都不要分开。

 

 我将她的礼服一拉,硕大的奶子往上一弹,怡君的乳房还是一样这么尖挺,我还记得她有36D罩杯,一手无法掌握,乳肉雪白,乳晕有大,乳头粉红。

 

 我双手已伸向怡君那对肥白大奶,运用着纯熟的技巧、恰到好处的力度在勐搓狠揉着。

 

 怡君发出一起一伏、由小声变大声、从缓至急、由低沉到高吭的呻吟浪叫:「唔唔唔唔……唔唔唔唔……啊……」我紧抓住怡君的雪白大肥奶,拇指跟食指狠狠夹住挺凸变硬的粉红乳头就是揉、搓、捽、磨……不时更肆虐地用力一捏。

 

 我一边搓揉着怡君的巨乳,同时我的嘴也没闲着,从怡君的耳根后开始舔,一直舔到背后,挑逗得怡君娇喘连连。

 

 我掀开她的白袍婚纱裙,里面是件黑色的T字性感内裤,黑黑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,形成美丽的景像;前面那块窄布遮不住整个阴户,左边阴唇露出了一些,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阴毛,宣示着主人的性感。

 

 我快速脱光自己的衣物,也帮怡君脱下她的性感内裤,怡君躺在床上,双腿张大,柔顺的阴毛呈倒三角型,黑绒绒一片。

 

 我轻易地拨开两片滑嫩有弹性的大阴唇,阴蒂还是粉红色的,连边缘都呈现粉嫩粉嫩,不像有些人会黑黑的;我把小阴唇再掰开更大一些,露出阴道口,怡君已经淫水满溢,湿湿亮亮的好诱人!用手指撑开怡君两块大阴唇,伸出舌头去舔她的阴道口、小阴唇,最后吸吮那粒阴蒂。

 

 我很少会帮女生口交的,但因为是怡君,我愿意替她口交,弄得姗不断淫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怡君兴奋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,淫水由穴缝流落屁眼,再流到床单。

 

 我一边舔着怡君的阴道口,一边用灵巧的中指直向阴屄顶端已膨涨到极限的「小红豆」挑逗,怡君快高潮了,双手抱着我的头,嘴里亢奋地呻吟:「哦……哦……我不……不行了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我用力吸吮着怡君的阴蒂,又用舌头伸进阴道里抽插,搞得淫水越积越多,怡君突然狂叫起来: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~~」她的肉穴像是地震般剧烈地翻动,淫水如同决堤般汹涌而出,怡君全身如同羊癫疯般痉挛着,肌肉完全绷紧。

 

 没有停止动作,继续向怡君的阴穴进攻,一边大口地吞咽着她的淫水,一边将在阴蒂上的手指加大揉弄的力道,令怡君已达到疯狂的颠峰。